当前位置 :企业新闻 >> 新闻内容

                        中药协称活熊取胆有利动物?;?/h3>


摘要:  由归真堂拟上市而引起的公众对活熊取胆的争议愈演愈烈,而中国中药协会(下称“中药协”)与亚洲动物基金会(下称“亚基会”)等组织亦因各自言论而成为事件中心。昨天,就各方疑问,中药协召开新闻发布会对相关问题做出回应。

正文:

 由归真堂拟上市而引起的公众对活熊取胆的争议愈演愈烈,而中国中药协会(下称“中药协”)与亚洲动物基金会(下称“亚基会”)等组织亦因各自言论而成为事件中心。昨天,就各方疑问,中药协召开新闻发布会对相关问题做出回应。

  ■中药协

  天然熊胆不可取代

  公开资料显示,熊胆是四大名贵动物药之一,有2000余年的入药历史,广泛用于肝胆、心血管、肿瘤、急性传染病等。根据中药协昨天提供 的资料,目前我国有经国家主管部门批准的黑熊养殖企业68家,存栏数超过1万头,其中约有6000-8000头正用于取胆。在熊胆粉产业链中,需用熊胆粉 的中药达153种,需供用熊胆粉为原料的制药企业达183家,保守估计市场规模100亿元。但与同属珍稀动物用药的麝香和?;撇煌?,迄今为止,我国的人工 熊胆尚未获得国家药监局的新药批准。

  而在这一人工合成熊胆领域,外资占尽先机?!暗鹿?艘┏Ш鸵獯罄此沟洗笠┏Я郊乙┏У娜斯ず铣尚苋パ醯ㄋ嵋丫荚谥泄鲜?,在国内的销售逐年上升,去年取得了非常惊人的成绩?!敝幸┬岢し渴橥ぷ蛱毂硎?。

  因此就有一种观点认为,正是国外人工合成熊去氧胆酸产品与本土天然熊胆制品形成了正面冲击,造成了双方在市场区分和发展上的不同路径,并进而引发了亚基会与中药协随后关于“产业毁灭”的争执。

  房书亭昨天并未对这一市场竞争问题做出正面回应,他强调,已经有充分的临床药理和药代动力学支持,化学药“熊去氧胆酸胶囊”仅能替代天然熊胆中的一个成分,并不能完全替代,“这一点,天然?;坪腿斯づ;频囊┬Р钜煲丫浞肿隽怂得??!?

  活熊取胆有利于动物?;?

  针对活熊取胆是否有违动物?;さ奈侍?,房书亭此前曾公开表示无管引流状态下的黑熊“看起来很快乐”。昨天的沟通会上,他再次强调了此种 取胆方式的温和性,并称“熊胆产业改变了从前‘杀鸡取卵’式的杀熊取胆生产模式,而改用现在的无管引流的养熊取胆生产方式,无论对野生黑熊的?;せ故切艿?业产业的发展,都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

  房书亭指出,自活熊取胆被广泛采用以来,野生黑熊的数量已从逐年下降的趋势变为逐年上升,“取胆熊的生理指标与非取胆熊完全一致,随着饲养条件的提高,人工饲养熊的寿命甚至比野生黑熊要长?!?

  国家不再审批含熊胆保健品

  房书亭表示,目前我国的药用动物资源非常匮乏,我国中药里有1581种动物药,但是目前很多都面临可持续利用?;?,形成中药发展瓶瓶颈。

  归真堂的产品线里除了做药用的熊胆粉之外,还有熊胆茶等保健品,甚至包装精美、价格昂贵,有往礼品市场演进的嫌疑,这也是动物?;ぷ橹炊怨檎嫣蒙鲜械睦碛芍?。

  因此,我国的熊胆粉到底是药品还是保健品;如果从?;ぶ幸┳试凑飧鼋嵌冉?,熊胆应该满足必需的临床需求就可以了,如果开发成保健品是否 就成了宝贵熊胆的滥用等相关问题也成为备受关注的焦点。对此,房书亭表示,按照中药动物资源限制性发展的要求,我国从2004年就规定不再审批新的含熊胆 的保健食品了。

  ■对话房书亭

  对归真堂上市无异议

  记者:中药协是否已经收到了亚基会的律师制止函?中药协根据什么认为亚基会的下一个目标是麝香?

  房书亭:已经收到了,目前正在研究,不便发表回应。亚基会给我们的函件你们怎么会知道?他们有什么权利公开发给我们的函件?他们的下一个目标是麝香,我们有预感。

  记者:中药协作为中药产业相关的组织单位,也是活熊取胆的利益相关方,对此公开表示异议是否有些不合适?

  房书亭:利益相关方就不能说话了吗?就像如果别人对我们的人权问题有异议,我们就不能发表言论了吗?我们支持的是熊胆整个行业,而不是针对某个企业。

  记者:归真堂是不是中药协的会员单位?

  房书亭:不是,但是目前正在进行流程审核。(记者查阅中药协官方网站的会员档案,显示归真堂是其“一般会员”。)

  记者:关于上市问题,中药协与归真堂之间是否有过沟通?中药协对归真堂上市持什么态?

  房书亭:我们沟通过,但是归真堂选择什么时候出来跟大家说我不清楚。我们对归真堂上市不持异议。

  ■亚基会

  对方没出证据我们不作解释

  “他们(指中药协)如果继续保持质疑,那么有责任给出相应的证据,否则我们不会对疑问做更多的解释?!闭攵苑渴橥さ闹种执鹨?,昨天,亚基会外部事务总监张小海如此回应。

  事实上,除了活熊取胆外,目前包括麝香及?;频热∽远锏闹幸┢芬啻嬖谙喙匚侍?,但并未引起亚基会等公益组织及个人的广泛异议,而中药 协在此前发给媒体的沟通函中却声称“如果我国的熊胆产业被打垮,那么亚洲动物基金会的下一个目标将会是麝香”。对此,张小海表示,截至目前,市场上均有牛 黄与麝香的人工合成替代药物,但人工合成的熊胆至今未获药监部门的批准,“我们很难理解这是为什么,但毕竟不是专业人士,不能妄作评论”。

  而与此相对应的问题是,若真如房书亭所言,人工合成的熊胆并不能完全意义上替代天然熊胆。那么,取缔活熊取胆以后,一旦有患者遭遇非熊 胆粉不能治疗的疾病,又将如何应付呢?亚基会是否考虑过这个问题呢?张小海表示,亚基会的主要公益项目之一就是拯救取胆,但其从业多年,却从未听说过任何 一种疾病是非熊胆粉不可,“希望中医方面的专家列出类似的疾病?!?

  尽管亚基会并不愿意对有关“西方阴谋论”的有关质疑做出回应,但无法避嫌的是根据亚基会2010年财务报告,共筹得了768万美元,其 中17%来源于德国+奥地利+瑞士+卢森堡,11%来源于意大利。全球项目支出中,共有387.2万美元用于拯救黑熊项目,占全部项目支出的81%,其中 有305.8万美元用于中国拯救黑熊项目。

  记者曾亲历活熊取胆

  2010年9月,本报摄影记者在福建一处正规熊场观摩,用镜头记录了如何提取熊胆汁的画面。

  当天,记者抵达福建晋江机场后,换乘的士行驶了将近3个小时的车程进入了养熊的山区。这个熊场占据了整个山坳,正中间是一个足有四个足球场大的熊的活动场所,四周砌着高高的围墙,里面有多个供熊攀爬游戏的设施,足有上百只黑熊在里面晒太阳。

  在一间熊舍内,记者看到3名工作人员推着工作车正准备从适龄的黑熊身上取胆汁。工作人员将一大瓢兑了蜂蜜的牛奶舀入食盆,置于与黑熊居 所对接的小笼子前,一只黑熊被引入笼子内,趴下来喝牛奶时,工作人员立即把笼子后的小铁门关上,随即蹲下身用碘酒将熊身上取胆汁的地方消毒,将银针探入熊 的体内,黄绿色的熊胆汁立即顺着银针流入容器。当胆汁量达到一定刻度时,工作人员将银针取出。整个过程在10秒钟左右。

  现场一位毕业于东北林业大学的工作人员称,在熊体长到一定年龄后,就可以采取全身麻醉,在取胆汁的地方做一个篓连接胆管,由于熊的皮下脂肪特别厚,当不取胆汁时熊体自身的脂肪就能把这个篓完全堵住,使胆汁不外漏。

  因为是一次预约性的探访,记者所目击的个体未必就代表全体。这次探访也没有预想中那么恐怖,不过,当用镜头记录黄绿色胆汁通过银针流入容器的时候,记者的手还是不经意地微微颤了一下。

私彩平台